首頁 | 網站搜尋 | 會員專區 | FaceBook | 聯絡我們 | 網站連結
  關於我們展覽與講座典藏精選明民館藏購物專區媒體剪輯  
典藏精選
 
柴丈畫稿

釋文:
空景易,實景難。空景易冷,實景欲鬆。冷非薄也,冷而薄謂之寡,有千丘萬壑而仍冷者,靜  也。有一石一木而鬧者,筆粗惡也。筆墨簡貴,自冷。
筆墨關人受用,筆潤者享富,筆枯者食貧。枯而潤者清貴,溫而粗陋者賤。從枯加潤易,從濕改瘦難,潤非濕也。
樹潤則山川皆潤,樹枯澤山石皆枯。樹濃而山清者,非理也。濃樹有初點便黑者,必寫。欲若工畫,必由淺而加深。
濃樹有加七遍墨者。若七遍皆濃墨,則不成樹矣。可見濃樹積點成潤,不誣也。加七遍墨,非七遍皆  點也。一遍點、二遍加、三便皴,便歇了。待乾又加濃點,可加淡點一道,連總染,是為七遍。
濃樹不染不潤,然染正難,厚不得、薄不得,厚有墨跡,薄與無染同。濃樹內有點、有加、有皴、有染、有加帶點、有染帶皴也。不可不細求也。
直點葉則皴染皆直,若橫點葉則皴染皆橫。濃為點、淡為加、乾為皴、濕為染。加淡葉則  于濃葉之上,但有參差耳。
一到加葉時,其中便寓有皴染之理。
樹中有皴染,非皴自皴而染自染耳。乾染為皴,濕皴為染。
若皴染後樹不明白,不妨又加濃點。
樹葉接上濃下淡,濃處稍潤,不妨淡處宜積稍乾。
點葉轉左大指,起然後點。樹頭若向右,樹即不妨先點樹頭矣。
點濃樹最難,近視之者,一點是一點,遠望之卻下渾淪,必乾筆濃淡加點,而渾淪處皴染有力。
有一遍葉不加者,必葉葉皆有濃淡活潑處。若  墨在上,無  疏林也。
疏林業四邊,若漬墨而中稍淡,此用墨之功也。筆外枯而內潤,則葉乃爾。明此法,點苔俱用。
點葉必緊緊抱定樹身始秀,若散漫,則犯壅瘇病矣。
一縱一橫,葉之道也。
點葉不可見筆尖、筆根,見筆尖、筆跟者,偏鋒也。
松針若寫楷,橫點若寫隸,半菊若寫草,圓圈若寫篆。
松針有數種,不可亂用,大約細書宜工,粗畫宜寫,長而  者貴。
細而  折下便成春柳,所謂美人景也。柳條折處若方條□枝,若接實不接,若不接實接,所謂氣到筆不到也。
柳丁雖多,直用向上者伸出數枝,不必枝枝皆出也。
畫樹惟松柏梧桐松柳,並作□楓葉有名,其餘皆無名也。然畫家不各有傳授之名,如墨葉□點圓圈之□正不必所謂桑拓槐榆也。
畫葉原無定名,惟傳者自立耳。畫葉原無定款,惟畫者自立耳。畫葉雖無定式,然不可流入小方並離經叛道,人所不惟見之□。大約墨葉、扁點、芭蕉、披頭、圓圈數種正格耳。地雖千奇萬狀,皆由此化去。如墨葉一種化而為肥,墨葉并直點,瘦而為半。菊長而為披頭,橫而為虎鬚,團而菊花頭,飛白為夾葉,亂而為聚點,扁頭化為圓點,橫而為長眉,化筆為斜點,放而為大點,柱而為細點,雙勾為鳳眼,披頭化而為長披,為淡景為覆髮,為直點為而羽為飛。垂為懸針、圓圈化為草,四為篆,六為全菊半菊為聚果,為旗扇,為栗包,為挂茄,為巴蕉葉,為種種不可名狀,皆以前五種為母。
主樹非墨葉,即扁點,此二種又諸葉之正格。
畫葉之法不可雷同,一樹橫則二樹直,三樹向上,四五樹又宜□改,或秋景便用夾葉,幾樹中,定用一夾葉者,謂之破勢。幾樹皆里,此樹獨白者,欲其醒耳。
鈐印:「龔賢之印」(朱文方印)、「半千」(白文方印)、「半千」(朱文方印)
賞析:
畫稿本來就是師生傳授的繪畫範本,一幅山水畫作品,包含山、水、樹、石、點景人物、樓閣等多樣的組成,即使是山,有各具不同的造型表現,山水其他構件元素也可類推。因此做為繪畫的學習者,先把各部的基本造型掌握熟練,才再能進一部組織整體的山水。龔賢的繪畫理念關承襲董其昌,以董源,巨然江南平淡天真風格為主,以水墨勾勒與層層皴擦,累積出造型的體積感與層次感,世稱「積墨法」。此畫稿中,有些是巨型山水畫微縮的呈現,有些畫稿淺淺勾勒山石造型,有的畫稿層層積染皴擦,有些是關鍵的構圖單元,有趣的是,龔賢的畫稿從未出現點景人物,作為明遺民,龔賢入清不仕,終身為布衣,加以個性孤僻,與人落落難合,不只是世間遺棄了他,他也選擇遺棄了世間。

作  者 龔賢  
生卒年份 1595-1689  
典藏形式 冊頁  
使用材質 紙本  
作品尺寸 18*24.5CM *37  
回 典藏精選一覽